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欧洲资讯 > 欧洲文化

最新活动
SALES
客服中心
SERVICE
  • 7 x 24小时服务热线
  • 4000-600-828

法式建筑的历史及派系文化

作者:柚木家具 日期:2016-06-08 阅读:  次浏览

法式建筑主要是欧洲文艺复兴建筑是欧洲建筑史上继哥特式建筑之后出现的一种建筑风格。15世纪产生于意大利,后传播到法国及欧洲其他地区,形成带有各自特点的文艺复兴建筑。在文艺复兴时期,建筑类型、建筑形制、建筑形式都比以前增多了,呈现空前繁荣的景象,是世界建筑史上一个大发展和大提高的时期。

风格比较多样,有哥特式、巴洛克、洛可可、古典主义和新古典主义等风格,其中古典主义和新古典主义是两种现在模仿较多的风格,也是市场接受度较高的风格。

  古典主义建筑

  法国在17世纪到18世纪初的路易十三和路易十四专制王权极盛时期,开始竭力崇尚古典主义建筑风格,建造了很多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古典主义建筑造型严谨,普遍应用古典柱式,内部装饰丰富多彩。

  法国古典主义建筑的代表作是规模巨大、造型雄伟的宫廷建筑和纪念性的广场建筑群。这一时期法国王室和权臣建造的离宫别馆和园林,为欧洲其他国家所仿效。

  随着古典主义建筑风格的流行,巴黎在1671年设立了建筑学院,学生多出身于贵族家庭,他们瞧不起工匠和工匠的技术,形成了崇尚古典形式的学院派。学院派建筑和教育体系一直延续到19世纪。学院派有关建筑师的职业技巧和建筑构图艺术等观念,统治西欧的建筑事业达200多年。

  法国古典主义建筑的代表作品有巴黎卢浮宫的东立面、凡尔赛宫和巴黎伤兵院新教堂等。凡尔赛宫不仅创立了宫殿的新形制,而且在规划设计和造园艺术上都为当时欧洲各国所仿效。

  伤兵院新教堂又称残疾军人新教堂,是路易十四时期军队的纪念碑,也是17世纪法国典型的古典主义建筑。新教堂接在旧的巴西利卡式教堂南端,平面呈正方形,中央顶部覆盖着有三层壳体的穹窿,外观呈抛物线状,略微向上提高,顶上还加了一个文艺复兴时期惯用的采光亭。穹窿顶下的空间是由等长的四臂形成的希腊十字,四角上是四个圆形的祈祷室。新教堂立面紧凑,穹窿顶端距地面106.5米,是整座建筑的中心,方方正正的教堂本身看来像是穹窿顶的基座,更增加了建筑的庄严气氛。

  在18世纪上半叶和中叶,国家性的、纪念性的大型建筑比17世纪显著减少。代之的是大量舒适安谧的城市住宅和小巧精致的乡村别墅。在这些住宅中,美奂的沙龙和舒适的起居室取代了豪华的大厅。在建筑外形上,虽然巴洛克教堂式样很快为其他建筑物所仿效,但这时期巴黎建筑学院仍是古典主义的大本营。

  当时的著名建筑有协和广场和南锡市的市中心广场等。后者由在一条纵轴线上的三个广场组成:北为政府广场,长圆形;南为斯丹尼斯拉广场,长方形;中间是一个狭长的广场。广场群是半封闭的,空间组合富有变化,又和谐统一。广场上的树木、喷泉、雕像、栅栏门、桥、凯旋门和建筑物的配合也很恰当。      

新古典主义建筑  

新古典主义建筑是18世纪60年代到19世纪流行于欧美一些国家的,采用严谨的古希腊、古罗马形式的建筑。当时,人们受启蒙运动的思想影响,崇尚古代 希腊、罗马文化。在建筑方面,古罗马的广场、凯旋门和记功柱等纪念性建筑成为效法的榜样。当时的考古学取得了很多的成就,古希腊、罗马建筑艺术珍品大量出土,为这种思想的实现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新古典主义不仅仅是对古典建筑的复兴,更把建筑与结构的理性原则结合起来,建筑创作有了突破的表现,与科学的理性真正结合起来。文艺复兴以来一直盛行 的壁柱、半柱、1/3柱、附柱、装饰性山花、基座甚至墙体,不过是附加于建筑的虚饰,都应该被摒弃。受这种思想的影响,在巴黎兴建了一座完全由柱子支撑的建筑——圣吉纳维夫教堂,也就是万神庙,标志着新古典主义拉开了帷幕。
  新古典主义一方面强调要求复兴古代趣味特别是古希腊罗马时代那种庄严、肃穆、优美和典雅的艺术形式;另一方面它又极力反对贵族社会倡导的巴洛克和洛可 可艺术风格。法国在18世纪末、19世纪初是欧洲新古典建筑活动的中心。新古典主义主张现行的制度、传统、规则、真理都必须接受理性的检验,需要从功能出 发,追求建筑体形的单纯、独立和完整;细节的朴实,形式须合乎结构逻辑,并减少纯装饰构建。新古典主义建筑对五柱式标准作了延伸,结合新材料和新装饰,创 造出一些新的柱式风格。法国大革命时在巴黎兴建的万神庙是典型的古典式建筑。巴黎万神庙采用中央是大穹顶的希腊十字式平面,整个建筑由206根柱子支撑, 柱子间完全开敞,没有墙面和壁柱,后来出于加固的考虑,支撑穹顶的12根柱子被改成四个L形柱墩,外墙的柱间窗也全部被墙体封闭。
  如果说现代建筑创造的是一种工业化时代的技术美,那么,新古典主义建筑创造的则是植根于后工业时代的一种有厚度的形式美,着重要表现一种历史感,一种 文化纵深感,新古典主义建筑在其表面形式和文化底蕴之间,创造了一种意义的合成,一种立体的美学合成。你可以赞美它的深厚,你也可以批评它的古奥,你也可 以抨击它的怪诞,但是,你无法否认它所具有的深厚的文化意义。